网站首页 >> 阳光人物 >> 正文
黄瑞展:与学生们相处的当下,都是最好的时刻
时间:2019-04-30

黄瑞展来到阳光学院执教已满三年,这三年对他来说别有意义,在此期间,他正式发表论文15篇,其中独立撰写或第一作者共计10篇,其中SCIE收录1篇,EI收录4篇;其他合作以第二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论文共计3篇,他还承担了福建省教育厅文创与文创精品资源共享课和福建省高等学校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两项课题,万般种种填满了他的生活,时光平静地穿梭着,台湾海峡的涛声从未止息,而日子也不断前进着——真是奇妙极了。

A265

做杏坛耕耘者

地图显示,高雄与福州的直线距离为697公里,数字将空间上的分隔表达地干脆利落、简洁明朗,但在黄瑞展心中,这697公里却意味着他个人身份的转变——年前,跨越一湾浅浅的海峡,他成为阳光学院引进的第一位台湾人才,在这所注重人才引进的学校,他任教管理学方向的课程,园丁之路由此拉开序幕。

146BD

他喜欢极了与学生们的相处,也善于考察他们的不同之处。大陆学生尊师重道、彬彬有礼,台湾学生自由洒脱、天马行空,教育体制的差异使得两岸学子各成风格,恰恰印证了孔夫子“因材施教”的古老学说。学生们都喜欢与他研讨课业,展望理想,漫谈人生,聊两岸的异同,聊祖国的大好河山……交谈与聆听之间,他总有奇妙的感受,像是与学生们一起无忧无虑地浪费光阴,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一起消磨这精致而苍老的宇宙——如此虚度总能让黄瑞展看到自己学生时代的青涩模样,也总能让他找到明天的去向,不忘昨日的来路。

B4D2

当下的教育理念中有“走出去和请进来”的观点,黄瑞展认为这一教育理念对学生有所裨益。为了让学生们能够“走出去”看看世界、开拓眼界、增加交流,他牵头组织了大陆学生赴台交换,去的多是他的母校——高雄科技大学。每当他把对学生的鼓励落实到行动,看着学生们在一次次出发和体验中收获满满学识与人生经验,他总有热泪盈眶的冲动,好像就在那一瞬间,他突然领悟了这一门职业的真谛,同时也愈发深刻地明白,每一个与学生们相处的当下,都是最好的时刻。

入行的初衷,也简单的很。数年以前,还在高雄应用科技大学读书时,课余时间黄瑞展曾在企业工作过,也担任过助教。彼时他一心向学,却也没有认真思考过未来的自己要从事什么方向的职业,偶尔想起,倒也觉得老师是个不错的选择——那时只是单纯觉得不错罢了,却又觉得未来遥远,便再无深究。直到临近毕业,他圈出大陆为就业区域,又恰逢阳光学院招贤纳士,在那个冬日,他在海峡对岸投出简历,老师才真正成为了一个职业可能性。

尔后再说起这个话题时,他已经站上三尺讲台,桃李也正无言又感动地恣意生发。而他也才猛然惊觉,一度不以为然的教师职业,不知何时早也演变为了梦想,多年以来从未被遗忘,也不曾变得寡淡,它始终在黄瑞展心中同样的地方,在洪流一样的岁月光阴中,静候他。

堂前更种花

走出去”在成为黄瑞展对学生们的希冀前,首先是他的自我要求。因而,各类各级的交流活动上,不乏他的身影——2016年的日本岐阜,2017年的波兰华沙,2018年,他依然在奔赴下一站的路上。

12D09

在黄瑞展看来,学术钻研往往看起来笔直,却必会生出许多曲折,这像极了一条河,泥沙俱下,在大地上蜿蜒,但如果时间足够长,距离足够远,就能够看到滚滚浪沙里闪着光。可是身在洪流之中,如何看得清楚呢?黄瑞展思考良久,他的答案便是:不断交流,不断破除自身的障碍,勇敢地、频繁地参与交流。他坚信唯有与同好者比试高低,才能在学术研究中看清楚、想明白,才不会被浪涛裹挟、推推搡搡,才不会走得犹豫、左顾右盼。

FEAD

学术和课堂以外,黄瑞展自有乐趣。来大陆三年,除了在阳光学院执教,每周的固定时间,他也总要到福州大学旗山校区去兼课。这成了他固有的私人时光。黄瑞展习惯于提早片刻出发,独自乘公交车一路穿过马尾,进入主城区,继而西出旗山,恍惚间,有点儿像侯孝贤电影中的场景,风光独好,时间缓慢,岁月安谧。他曾读过辛弃疾的《贺新郎》,词中写道:“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每用于此处形容他的心情,再合适不过。

阅读让时光留驻

C059

东百中心的当当阅界是黄瑞展闲暇时的好去处。他博览群书,且对纸质书有着深刻的眷念皮肤与纸张的接触所产生的感觉最令他心安。而他看书的品类便很杂了,古言他相当喜欢,从中窥得先贤的生活,能得三分雅趣;现代小说也是极好的,人生哲理、世态炎凉,尽在字里行间,而除了专业相关的书籍,他最常翻阅的是心理学——普罗泰戈拉有“人是万物的尺度”的说法,他赞同于管理学的研究根基是人类,而心理学则是更好了解人类的基本学科。他常抱着问题前来,翻书查阅,又由一个问题生发出无数的问题,欲罢不能,沉醉其中,久久不能归去,像极了李清照所写:“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A825

遥想起这些年,黄瑞展感慨良多,他庆幸自己始终热爱且不曾放弃学习。关于此,他三番五次思来想去,甚觉有趣:小时候读书是为了老的快一点儿,好像多看两三行书,年纪便能添上两三岁,就能速度地成长为自己理想中的大人的模样,而现在依然坚持不懈地读书,却是为了让时间的留驻更加持久一点儿,只要是在读书,那蛰居在三句两句、三篇两篇里的时光虽仍拿捏不住,倒也真实可感,不算是虚度。他始终这样以为。

104DD

分享到:


在线投稿
投稿须知
官方微信